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博客书架

三月春风似剪刀

5已有 820 次阅读  2021-03-01 14:21
唐代诗人贺知章有一首著名的咏柳诗:

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

只是在我这里,二月改成三月更合适一些,其实改成四月最好。二月的严寒终于过去了,积雪正在慢慢融化。今年虽然没有2018年的 polar vortex, 但是也连续一周气温都在摄氏零下20度左右。好在我州人民有着丰富的抗寒经验,水电设施都运行正常,不像德州那样居然断电了。难以想象如果我家也断电了该怎么办,也许我会带着睡袋和猫们住到办公室里。

三月天,阳光灿烂,加上积雪反射,出门得戴墨镜,于是本来负荷严重的鼻子又加一层。现在我都拿着一个一次性医用口罩走到校园再带上,否则两层眼镜加口罩,再加镜片上的雾气,基本都看不到路了!

我一直觉得美国人民对气候的感知很奇怪,有时候迟钝得要死,有时候又敏感得难以想象。比如今天虽然暖和了,但是也是摄氏零下四度啊,校园里已经不少学生穿着短裤Tshirt 了,等着以后得关节炎吧!

对了,感觉三月春风拂面的另一个原因是今天股市也一片绿意盎然。过去的两个月涨涨跌跌,基本白忙乎。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2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