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博客书架

疯婆子

6已有 601 次阅读  2020-12-03 17:05
写了一点关于莫里哀的文章,有人建议说上海的组团伪名媛应该看看莫里哀的Les Précieuses Ridicules。中文翻译成“可笑的女才子”。我认为这个翻译太平淡无奇。说成“荒诞精致女”也许更好。
我这些天在莫里哀,高乃依,彼特拉克这些人的生平,作品之间看来看去,还没有时间看“荒诞精致女”,倒是看了话剧电影“才女”,我还算喜欢。
莫里哀当然是才子,但是为什么喜欢以才女,精致女为讽刺喜剧题材呢?这个我还没仔细想过,只是我浏览了一下当时精致女的背景:是一群有文学才华的贵族妇人,最有名的是Madeleine de Scudéry,这位真是那个时代的老寿星,1607-1701,94岁。莫里哀才活了51岁。Scudéry发起了这样一种沙龙文学运动,叫做精致运动,为了给法国风俗和语言引向精致。她还得了成立不久的法兰西学院的口才奖。另外一个贵妇人,应该是拉法叶特将军的先辈,也因此运动出名。
当然,对于莫里哀这样的资产阶级来说,可能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讲究什么精致啊。因此就有了“荒诞精致女”一剧。等我有时间看看“荒诞精致女”。既然人家精致运动的发起人是真的大贵族,更是文学和语言爱好者,所以,上海的组团伪名媛也不必看什么“荒诞精致女”了。

引起我写几句的原因,是看到很有几位支持川普的第一代移民华人女性,平时展示的是某种精致,但是川普明明输了,她们像疯婆子一样,心有不甘,呼天抢地,给出最高法院电话号码,号召川粉给高院打电话。

我就说过,此次大选,就是让我们大决裂,那就决裂吧。再见,精致女,再见,疯婆子,再见,伪民运。

“荒诞精致女”,总是有时间看的。

12/3/2020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涂鸦板